五老风采
当前位置:首页 > 五老风采

老年人应该向子孙讲讲当年的家风和家规

时间:2017-09-27 14:45:00    点击率:

---王治普

 

在今年春节的团拜会上,习近平总书记大谈了家庭与家庭建设问题,揭示了“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就重视家庭、亲情”的传统。这是真理。

依我的一孔之见,几十年前的家风和家规,也很重要。我的每一步都受到了影响。

我是辽宁省新宾满族自治县苇子峪村人,1932年5月生,满族,镶白旗。中共党员,离休的国家一级编剧。现将我经历的“玛玛”(父亲)和“诺诺”(母亲)给我讲的家风及家规,记录如下:

1、隆重的传授

1946年,我十四虚岁的那年秋天,决定和几名同学去沈阳读书,闯闯天下。临走前的晚上,“玛玛”(父亲)和“诺诺”(母亲)隆重地向我传授了家风和家规,牢记了一辈子。我也向下两辈传授了祖先的传承。

晚上,家中只有父母和一个小妹妹。小妹妹早已入睡。我父亲给祖宗板敬上了特殊的一炷香。平时只点六根,这次点了十八根,香炉里几乎满了。香烟缭绕,气味很香,令人肃然起敬。父亲先行了三拜九叩大礼,然后是母亲跪拜。噢,二人都穿上了很旧的满族服装,我母亲还穿上了只有逢年过节才穿的寸子鞋。最后是我三拜九叩。这才到正题。

“玛玛”(父亲)说:“老儿子,本来应该十六岁传授你完颜氏(王家祖姓)的家风和家规,因为你明天就要离家独立闯天下了,不得不提前传授。”妈妈含泪跟着溜缝。

我才知道我们家风只有一个字,就是行善的善字。我“玛玛”含泪说:“完颜氏家族的人,一生的行动指南就是善字,离开善就是禽兽了。”这句话我牢记了一辈子,因为我不愿意当禽兽。仔细想,行善也是为人民服务的传承。

先说我“玛玛”。他三十岁得外号“王善人”,一直保持一生。最动人的例子是:每遇到有逃荒来的人或乞丐,都让到屋里,上炕,放桌子吃饭,走时还给拿东西。这是尽人皆知的。

2、家规相当严格

当年我们村,每户满族家都有自己的家风和家规,尽管不都一样,但都是协助政府管束老百姓的好办法。也是教导做人之本。

我们家规有四条:第一,工作必须拔尖儿(干得突出);第二,不许要不义之财;第三,远离黄赌毒;第四,为正义,不惜献出自己的生命!

别看只有简单四条,为的是好记,永远不忘。一生做起来,相当难哪。反正我这一生在什么情况下都没忘。尤其是在当右派的二十一年,一天我都没忘。绝对不能给完颜氏家族丢脸。1957年的年末,我被正式戴上了右派分子的帽子,当时我想自杀,觉得又难堪又委屈。但孩子才刚生下几天。我爱人看出了我要自杀,就报告给了老抗联李敏同志,当时是我的副处长。她给我讲了一个故事,才几句话。她说当时她是苏联红军伞兵准尉。苏联红军打仗看表打,说到总攻时间,万炮齐轰敌人阵地。尖刀班的战士冒着自己的炮火向前冲。跑得最快的,往往被自己炮火打死。明白不?

1979年,黑龙江大记者王佩家访问我时说:“二十一年的委屈,你不恨共产党吗?”我说:“让亲妈打了两撇子,你能打妈妈吗?永远是自己的妈呀!”这句话是用大字登出来的。我的心真是那么想,我的几十年表现和我的话是一致的。

我先说第四条吧,“为正义,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。“就是只要看准了,为了实现真理,就不要计较自己的生命。我的前十四代祖先名叫王士富,就是老罕王努尔哈赤的部下,当过牛录章京,跟着多尔衮进了关,康熙年间胜利回原籍。打仗时领骑兵三百。正四品武官,九死一生。是我们的榜样。

1948年7月5日,我们东北被骗进关的学生有两万多人。为了不当兵(国民党下令让两万多学生当国民党兵),我们不干,游行示威。最后打了交手。我们被他们用机关枪打死9人,伤180多。国民党兵也有伤亡。我眼睛都冒血了,打的相当勇敢,第一次亮了自己的老底,即小时候“玛玛”叫我练过防身招数。我一“砍刀掌”打倒了一个国民党兵,又朝他肚子踹了一脚,嘴都喷粪了。立刻被国民党兵拉走,我也被同学们护住了。第二天晚上,地下党找到我,就参加了党领导的“中国民主青年联盟”,代号“P·Y”,即地下共青团团员。也是我成为离休干部的根据(中央有文件)。我亲身体会到了“为正义,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”的真理和家规。这样例子一生还有不少。

第二个我讲讲拔尖儿。“玛玛”讲拔尖儿,非常认真。他认为拔尖儿涉及到一个人一生的资本。八十四岁的我,深深明白了拔尖儿的含义。我的哥哥姐姐们,都很拔尖儿。我哥哥王治業,现名王冶,只念了三年中学,在东北工学院进修不足一年。先为中专教师,后为大学老牌教授,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。我也是只念过三年中学,而且是兵荒马乱,可我跳了级,得到了高中毕业文凭,后又学了九个月戏剧(编和演)。也评为正高职称,还兼大学客座教授,获中央大奖十一个,两次被评为全国离休干部先进个人。也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。不拔尖儿是不行的。这个烙印打得特别深。深深体会到自学成才的奥妙,中国大部分专家都跟自学成才有关。年轻人哪,这是真理呀!

第三个我要讲讲远离黄赌毒。在我们老家,家家满族的家规中都有远离黄赌毒的条文。我们兄弟姐妹中,至今没有一个人会玩麻将,一生没输过一分钱,也没赢过一分钱,因为都不会,全是小时候受的深刻教育。认为赌是大敌。我小时候见过惩罚赌徒的场面。即将人扒光绑在条凳上,屁股朝上,二人用戒尺(板子)打,一般都是三十到五十下。满屁股是血呀!这虽然是私刑,但不算犯法,而且让别人看,很痛快!被惩罚者再也不敢犯了。

第四个要讲“不许发不义之财!”这对一个人来讲,极其重要。在历史上,我们家没有一个贪官,也没有发不义之财者,都相当正派。我小时候看到过偷别人东西的人,大约偷了相当于今天两三千元吧,偷者被当众剁了手,即砍掉了一个大拇指。这个景象我记住了一辈子。

这些,都常常跟儿辈和孙辈讲。他们说我总“磨叨”(讲的次数太多了),尤其是喝了点小酒之后,总叨叨,儿孙也都习惯了。不讲不行啊!这都是真事儿。

我啰嗦的太多了,应该停笔了。不,还要说几句。以我八十四岁“小伙”的亲身体验说点心里话。咱们党应该全国发起建立以每户为单位的“家风、家规”制定活动,报到居委会,每年评一次优秀,有奖励。这对思想建设肯定有帮助。也是进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的好方法。愿伟大中华民族,永远健康成长!

还要说一句,要参考小村庄的满族《家风与家规》,具体照搬是不行的,因为那早已落后了,而且也有糟粕的一面,只能学其精神,要按今天发展的宏伟形势改进,不能把糟粕当精华,不然作者就成罪人了。

离休老干部、国家一级编剧、省“百名”优秀“五老”---王治普


版权所有:黑龙江省牡丹江市东安区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 地 址:牡丹江市东安区新安街东五条路97号6楼
电 话:0453-6699250 邮箱:mdjdaqggw@126.com 邮 编:157005
Copyright © 2014 - 2016.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:艺通网络·行业权威品牌